米来彩票

2019年10月09日 08:19    来源:光明日報    張麗軍
[手機看新聞]
[字號 ]

  原標題:傳承與建構中華新文化新經典——茅盾、茅盾文學獎與新中國文學70年

  【文藝觀潮】

  在第十屆茅盾文學獎即將頒發之際,回顧和總結茅盾及以其遺願設立的“茅盾文學獎”,我們發現,如同魯迅對百年中國新文學有著從未中斷的文學影響一樣,茅盾不僅以其多種文學實踐、獨特審美理念、豐富的創作成果成爲中國新文學的大師,爲當代文學發展提供審美資源和創作範式,而且在其逝世之後依然有著巨大的精神影響。以茅盾名字命名的“茅盾文學獎”經過十屆的評選、近四十年的發展曆程,已經成爲中國文學最具影響力、知名度和美譽度的國家大獎。它以一種內在的、潛移默化的、不斷累積的審美品格和精神追求,推動著當代中國文學的發展,建構民族的文學史詩,創造和豐富著當代中國人的審美文化生活。

  茅盾:對時代同聲共振的審美書寫

  作爲百年中國新文學具有重大影響力的作家,茅盾是一位創作實績極爲突出和有著自己鮮明審美理念的作家。他在編輯、創作、理論與批評等多個領域有著重要的、開拓性的精神影響。從某種意義上而言,茅盾屬于“作家中的作家”,是有著深厚理論背景、較高文化素養、引領時代審美文化的文學大家。

  20世紀20年代,茅盾在文學翻譯中,接觸到了北歐文學,開闊了文學視野和審美理念。1921年,中國新文學史上第一個文學社團“文學研究會”成立,茅盾是這個社團的倡導者和組織者之一。文學研究會所倡導的“爲人生”的現實主義文學觀,宣告了視文學爲“遊戲和消遣”時代的結束,接續了《詩經》的現實主義文學傳統,重新弘揚了司馬遷“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的史傳傳統和曹丕的“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的文學功用觀。更爲可貴的是,茅盾所倡導的“爲人生”文學觀,以一種創造性轉換和創新性發展的審美思維方式,爲民族國家的建立、傳統文人的現代轉型、文化共同體的審美想象開辟了一條現代性審美路徑,與魯迅的“立人”思想、“精神界之戰士”遙相呼應,推動了中國新文學主體精神和審美精神內核的建構。

  在中國現代文學第二個十年,茅盾開始了文學創作實踐。1927年開始,茅盾創作“蝕”三部曲和長篇小說《虹》,塑造了衆多“時代知識女性”形象,准確把握、精彩描繪了那個時代的弄潮兒形象,有著開創性價值,是對時代進行“同聲共振”的審美書寫。這需要對時代的深刻把握、理解和思考,不僅是對作家創作才情、生命體驗、語言能力的考驗,更是對作家社會觀察、理論素養和哲學社會科學能力的挑戰。這在今天依然如此,如何書寫“當下現實主義”依然是21世紀的一個文學難題。

  茅盾創作的《子夜》和“農村三部曲”,進一步顯現了其審美理念和文學追求,在某種程度上呈現出司馬遷“史傳”傳統的新發展,有著描摹、闡釋與引領中國社會發展的雄心壯志。

  長篇小說《子夜》是現代文學史的經典之作。作品描繪了20世紀30年代上海十裏洋場上畸形的金融資本市場,吳荪甫盡管抱有“實業救國”的理想,卻在現實面前一敗塗地。《子夜》闡釋和回答了資産階級爲何無力領導社會發展的時代中心問題,展現了“社會剖析派”的審美理念、創作方式和宏大敘事風格。

  “農村三部曲”則是對20世紀30年代中國鄉村社會現狀與未來的整體性思考。作品是對變動的老中國、對“老中國兒女”的“新變化”書寫,呈現出了“老中國兒女”的覺醒、猶豫、掙紮與新的嬗變。覺醒的、反抗的“老中國兒女”無可阻擋地站起來了。“農村三部曲”中的《春蠶》描寫了一位一生都想“創業”的老一代農民老通寶形象,遺憾的是老通寶不僅沒有致富、創業,反而背上了越來越沈重的債務。這讓一生勤奮的老通寶百思而不解,直至死前老通寶才有所悔悟,兒子阿多是對的,要走出一條新路來。有意味的是,老通寶的創業之路及其夢想,竟然一而再地在當代中國文學中出現,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柳青的《創業史》、80年代賈平凹的《臘月·正月》和21世紀關仁山的《金谷銀山》都在不同程度延續和書寫這一中國農民的“創業夢”。

  20世紀50年代,茅盾發表《夜讀偶記》,對新中國成立初期的文藝創作實踐進行分析,倡導“人民的”現實主義,指出社會主義現實主義可以加一點象征手法,在現實中融入光明的指引和希望,融入革命浪漫主義的激情和氣魄,促進了十七年文學中革命曆史長篇小說的創作。

  茅盾文學獎:深刻書寫改革開放的曆史進程

  1981年3月,茅盾先生在逝世前夕,留下遺言,願意把自己生前積攢的稿費捐獻出來,設立一個長篇小說獎項,以此來獎勵優秀的長篇小說,推動社會主義文學事業的發展。1981年4月,中國作家協會以他捐獻的25萬元稿費爲基礎,設立了茅盾文學獎。這是中國長篇小說的最高獎項。首屆茅盾文學獎評選在1982年確定。後來,茅盾文學獎評獎規則越來越細致,時至今日已經評選了十屆。

  事實上,茅盾文學獎已經成爲中國當代文學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每屆茅盾文學獎的評選都牽動整個社會的文化神經,引起無數熱愛文學的評論家、媒體和各界讀者的廣泛關注。每屆茅盾文學獎作品的評選都是各方廣泛參與的文學盛宴,構成一段時間全民性文學狂歡和審美文化生活的共同主題。近四十年來,茅盾文學獎不僅深刻書寫了當代中國改革開放的曆史進程,而且以一種強大的文化力量,參與、推動了新時期中國社會轉型、精神變革和文化傳承創新。茅盾文學獎的評獎史,就是一部活生生的當代中國文學批評史,而對茅盾文學獎作品的閱讀、接受和批評,就是一個無比生動的當代文學經典化的曆史過程。

  作爲評選出的最優秀長篇小說,茅盾文學獎作品深刻記錄了新時期以來中國社會變遷和文化轉型,具有巴爾紮克所言的“社會書記員”的曆史功能和“同聲共振”的審美角色。

  張潔的《沈重的翅膀》與張平的《抉擇》寫的都是國有大型企業的改革問題。前者呈現出改革初期的理想、激情及其困惑,而後者則以利劍出鞘、壯士斷腕的方式直指改革中的弊端所在,表達出一種深刻的憂思和對深化改革的期盼,具有與當代中國社會發展同步性的審美精神特征。這些作品都具有強烈的時代感和震撼人心的情感力量,呈現出當代中國社會“艱難困苦,玉汝于成”的改革發展史,與茅盾創作所力圖達到描摹中國社會整體的宏大敘事審美追求不謀而合。

  曆屆茅盾文學獎都很好地秉承了茅盾先生“爲人生”的、“現實主義”的審美理念,對書寫當代中國曆史進程、塑造當代中國改革英雄、具有現實主義審美風格的長篇小說尤爲青睐。實際上,這既是中國“史傳”傳統的繼承,又是茅盾倡導的審美理念,更是當代中國社會所急需、新世紀中國改革所必然要求的審美形態。

  李國文的《冬天裏的春天》、李准的《黃河東流去》、路遙的《平凡的世界》、賈平凹《秦腔》、張炜的《你在高原》、劉醒龍的《天行者》和梁曉聲的《人世間》,都具有濃郁的現實主義審美特征。《平凡的世界》被譽爲茅盾文學獎王冠上的明珠,是當代鄉土中國青年的成長寶典,幾十年來始終居于當代中國文學閱讀排行榜的前列,是暢銷書和常銷書。這部作品之所以備受讀者歡迎,就是因爲路遙書寫了一個時代的人生現實苦難,以及由此激發出的人性深處無比堅韌的理想精神光芒。梁曉聲的《人世間》具有與《平凡的世界》異曲同工的審美氣質、精神力量。而《人世間》更接地氣,接人間煙火之氣,人物形象譜系更加完整,是對人世間的世俗生活和精神生活的正面強攻,是一種整體性的、刻骨銘心的靈魂刻畫,具有高爾基《在人間》的精神意味。

  茅盾文學獎在重視現實主義審美風格之外,還對文學審美品質有著極高的追求,特別倡導文學創作審美品格多元化、文學主題意蘊多樣化。無論茅盾本人的創作還是曆屆茅獎評委,大家都特別重視和珍視作品的文學性。面對長篇小說創作所可能導致的審美風格單一化、創作主題狹窄化,茅盾文學獎的評獎標准就有一條“鼓勵題材、主題、風格的多樣化,鼓勵探索和創新,鼓勵具有中國風格、中國氣派滿足人民精神文化生活新期待的作品”的規定。

  姚雪垠的《李自成》、霍達的《穆斯林的葬禮》、陳忠實的《白鹿原》、阿來的《塵埃落定》、遲子建的《額爾古納河右岸》、金宇澄的《繁花》和徐懷中的《牽風記》,都呈現出某種曆史的、民族的、文化的獨特主題意蘊和浪漫主義審美品質。《白鹿原》呈現出對中國傳統社會與鄉賢文化的深刻思考,有著深度敘事和文化創新性傳承的精神追求。《牽風記》體現一種做減法的審美敘述風格和對曆史、人性、戰爭的新審美批判,有著鮮明的浪漫主義敘事風格。而正是這種多風格、多主題和對審美品質的追求,茅盾文學獎在以“史詩”品格、現實主義審美風格建構長篇巨制的同時,具有了另一種審美質地、審美向度和審美追求的現實性存在。這才讓茅盾文學獎搖曳多姿,讓當代中國文學具有無比寬廣的審美空間、多元交融的審美氣質和向經典邁進的精神對話能力。

  就當代文學經典化而言,茅盾文學獎是當代中國文學經典化過程中極爲重要的一環。茅盾文學獎以其嚴格苛刻的准入門檻、客觀公正的評選過程、堅持思想性與藝術性統一的原則,具有極高的導向性、權威性和公正性,不僅是四年一屆中最優秀作品的評選,而且是衆多優秀作家一生創作成績的褒揚、肯定和獎勵。今天,茅盾文學獎已經走出國門,獲得了衆多國外文學研究機構、研究者的認可。俄羅斯聖彼得堡大學的遠東文學研究和日本的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就是以茅盾文學獎作品作爲對中國當代文學研究的重要窗口,作爲日常性和學位論文性的研究。

  新中國成立70年來,茅盾的審美理念、創作實踐和其所倡議的茅盾文學獎,以不同的方式滋養、培育著中國當代文學的發展。寄托著茅盾對優秀長篇小說創作期待和理想的茅盾文學獎,不僅沒有辜負茅盾和廣大讀者的期待,而且塑造和引領了當代中國長篇小說創作風格、多元取向和審美質地,推動了長篇小說不斷走向繁榮,建構了屬于當代中國人的精神世界和精神生活內容,與當代中國社會發展同聲共振,成爲當代中國文學的民族品牌。茅盾文學獎正以書寫“當代中國史詩”的使命擔當,以“擺渡經典入瀚史”的方式,彙入當代中國、世界的文化洪流之中,傳承與建構中華新文化、新經典。

   (作者:張麗軍,系山东师范大学新闻与传媒学院教授、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评委)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産業頻道>>>>>

(责任编辑: 李冬阳 )

米来彩票

2019-10-09 08:19 来源:光明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